• 只有普林斯顿相信他

    2018-10-11 18:44:23

    1928年,他生于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富裕家庭,父亲是一位电子工程师,母亲是拉丁语教师,日子过得富裕而温馨。 他把心思和精力悉数花在功课上,可成果却很糟糕。到了中学,

      1928年,他生于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富裕家庭,父亲是一位电子工程师,母亲是拉丁语教师,日子过得富裕而温馨。

    他把心思和精力悉数花在功课上,可成果却很糟糕。到了中学,他的物理和化学成果一再呈现零分。在家长会上,数学教师向他的母亲诉苦,因为他常常运用一些独特的解题办法。后来这种状况就愈加频频了,有几回在课上,教师演算了整整一黑板的习题,他只用简略的几步就解出来了。但这并没有得到教师的表彰,反而让他得到一个怪才的称谓。他变得更孤僻,成天钻进书堆里,不肯出去和同龄的孩子游玩。

    高中毕业后,他没能顺畅考上大学。闻名的普林斯顿大学得知这一状况后,决然向他伸出了橄榄枝。就这样,他走进了爱因斯坦等国际级大师聚集的数学中心。

    大二时,他就分到了一个和物理专业联合的数学粒子问题,这个问题尚在起步阶段,没有人情愿接手,但他却接下了这个棘手的山芋,因为他充满信心,深信自己能成功。

    从那以后,他把图书馆作为自己的情人,把时刻悉数花在功课上。在同学们的眼里,他是个学习狂,他精力过人,每天至少耍作业15个小时,常常一个人悄悄跑到楼道里去看书。

    他费神苦思,浸泡在数学的王国里,考虑了许多乖僻的事:他忧虑被征兵入伍而毁了自己的数学创造力;他愿望建立一个国际政府;他以为《纽约时报》上的每一个字母都隐含着奥秘的含义,只要他可以读懂;他有时对着天花板发愣,梦想日子中的许多事情,都跟奥秘的数学符号有关日子中的他依然喜爱独来独往,所以他人都以为他是疯子。不久后,他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。

    住进医院后,他依然在想那些数学问题,有时还深夜爬起来在纸上写下一连串数字出题的论题,并不时对着问题痴痴地发笑。

      。

    不知情者都以为他的病况很严重,但后来经医院证明,他是一个正常人。仅仅因为对数学的爱好太稠密了,才让那些所谓的正常人以为他活在梦游般的精神状态中。

    出院后,他被普林斯顿大学决然地留下了,或许在其他当地他会被当成一名疯子,而在普林斯顿这个广纳天才的当地,人们开端以为:他可能是一个天才。

    慢慢地人们开端淡忘他,但功夫不负有心人,通过10年沉醉于数学的日子,他的姓名开端呈现在数学和经济学等范畴的各大学术报刊上。

    直到25年后,也就是1994年,他完全复苏,迎来了生射中的一件大事:他荣获了诺贝尔经济学奖。当这一音讯传来,登时轰动了整个数学界,一些人开端惊叹:本来他还活着!

    他就是纳什,纳什均衡和纳什程序的创造者。

    在诺贝尔颁奖典礼上,他这样说道:这绵长的25年,在你们看来,我活在不真实的思想里。但我找到了数学这个缺口。当我找到它时,十分振奋和无比高兴。我顺着它一路爬过来,就获得了今日这枚奖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