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重庆时时彩:秉烛乘夜游

    2018-10-26 12:41:28

    夜色渐晚,推开红樟木窗,一阵清风涌入,感染海棠花香。 硕大的海棠花披上一层淡黄色的月光,半开在绿叶间。房主点亮走廊上的赤色灯笼,沏了一壶茶给我,顺手将一件大褂披在我

      夜色渐晚,推开红樟木窗,一阵清风涌入,感染海棠花香。

    硕大的海棠花披上一层淡黄色的月光,半开在绿叶间。房主点亮走廊上的赤色灯笼,沏了一壶茶给我,顺手将一件大褂披在我肩头。一阵温柔的触感掠过我的肩头,并伴有一缕茉莉花香,这让我想起了已故的奶奶,她总爱在鬓间别几朵皎白、芳香的茉莉花。心里温暖而哀伤。

    忘了说,房主是一位慈祥的阿婆,儿女不常在身边,老伴已不在。

    阿婆奉告几句,便阖门而去。我倚着窗子,对着温柔的月光,轻抿着茶。遽然生出想出去逛逛的主意,便阖了窗,和阿婆打过款待。阿婆从橱柜上拿下颇旧的纸灯笼,擦洗完尘土,点上蜡烛,递给我,笑着说:你们这些人,总爱这些古旧玩意儿,天也黑,拿去照吧。

    惊喜地接过,推开沉重的木门,走入丽江的夜色中。

      。

    想起一句诗: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!

    我慢慢地走在陈腐的青苔石板上,悄然地,不带一点声息,静心感受每块石板那悠远沧桑的故事。

    遇见一座老桥,默默地立在水面之上,就着月光,垂头看着水中影子,年月在它身上刻满痕迹。千古年月,人世俗事,喜乐楚切,人生聚散,都打它身上走过。

      。青苔爬满石阶,原先光滑的石栏,也被蹉跎年月磨得粗糙。

    尽量慢待脚步,悄然走过石桥,不想让它再承受更多。手抚过凹凸的桥栏,一声沉重的叹息顺着指间传入心底。我望着天上的弯月,感染一丝哀痛的心境。

    一阵清风掠过河面,河水泛起温柔的涟漪,清风缤纷了我额前的刘海儿。烘托上月光的白裙,悄然开放,我悄悄旋转裙边,灯笼里的烛光欢欣跳动,与风共舞。

    一场欢欣与风相遇往后,悠扬的哀愁升起。回想望去,夜色愈浓,温度更低了些,月亮隐进云层,光芒暗淡含糊,地上浮起一层氤氲白雾,不觉已走了好久,便打着灯笼回去。

    那首诗、那段愁,融入那淡淡的月光、那浓郁的夜色。我在心里默唱:生年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。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!